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企業文化>>特邀專家

藥王孫思邈

發布時間:2017-07-31 丨 閱讀次數:3516

藥王孫思邈

詳細介紹

     孫思邈(541年—682年),京兆華原(今陝西省銅川市耀州區)人,唐代著名醫藥學家、道士,被後人尊稱為“藥王”。

    西魏大統七年(541年),孫思邈出生於一個貧窮農民的家庭 。他從小就聰明過人,長大後開始愛好道家老莊學說,隱居陝西終南山中,並漸漸獲得了很高的聲名。

    孫思邈十分重視民間的醫療經驗,不斷積累走訪,及時記錄下來,終於完成了他的著作《千金要方》。唐朝建立後,孫思邈接受朝廷的邀請,與政府合作開展醫學活動。659年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國家藥典《唐新本草》。

人物生平

    天資聰穎

    孫思邈生於西魏大統七年(541年),自謂“幼遭風冷,屢造醫門,湯藥之資,罄盡家產”,孫思邈幼年嗜學如渴,知識廣博,隻是後來身患疾病,經常請醫生治療,花費了很多家財,於是,他便立誌從醫。

    孫思邈少年好讀,天資聰明,7歲的時候,就認識一千多字,每天能背誦上千字的文章,據《舊唐書》載,西魏大臣獨孤信對孫思邈十分器重,稱其為“聖童”。18歲時立誌究醫,“頗覺有悟,是以親鄰中外有疾厄者,多所濟益”。到了20歲,就能侃侃而談老子、莊子的學說,精通道家典籍,被人稱為“聖童”,開始為鄉鄰治病。

    修行終南

    隋開皇元年(581年),見國事多端,孫思邈隱居太白山中。他一方麵下功夫鑽研醫學著作,一方麵親自采集草藥,研究藥物學。他認真研讀《黃帝內經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等古代醫書,同時廣泛收集民間流傳的藥方,熱心為人治病,積累了許多寶貴的臨床經驗。他從理論到實踐,再由實踐經驗中提煉出新的醫藥學研究成果,以畢生精力撰成了醫學著作《千金要方》和《千金翼方》。

    北周靜帝時,楊堅執掌朝政,召孫思邈任國子博士,孫思邈無意仕途功名,認為做高官太過世故,不能隨意,固辭不受,一心致力於醫學。

    應詔入京

    唐太宗即位後,召孫思邈入京師長安,見到他70多歲的人竟能容貌氣色、身形步態皆如同少年一般,十分感歎,便道:“所以說,有道之人真是值得人尊敬呀!像羨門、廣成子這樣的人物原來世上竟是有的,怎麽會是虛言呢?”太宗想授予孫思邈爵位,但被他拒絕了,仍回到鄉間為民醫病。

    唐高宗顯慶四年(659年),孫思邈又被接到帝都,拜諫議大夫,這次他雖留住在長安,但仍不願當官 。礙於情麵就推薦了自己的徒弟劉神威,說徒弟好學,年輕有為,高宗就應允後立即安排劉神威進了太醫院。

    上元元年(674年),孫思邈年高有病,懇請返回故裏。高宗特賜他良駒等物,還有已故的鄱陽公主的宅邸居住。當時的名士宋令文、孟詵、盧照鄰等文學大家都十分尊敬孫思邈,以待師長的禮數來侍奉他。

    退隱五台

    孫思邈一生勤於著書,晚年隱居於故裏京兆華原(今陝西省銅川市耀州區年)五台山(藥王山年)專心立著,直至白首之年,未嚐釋卷。

    唐永淳元年(682年),孫思邈與世長辭,享年142歲。留下遺囑:要薄葬,不要焚燒那些紙紮的陰間器物,祭祀時不宰殺牲畜。他死後一個多月,顏色還和活著的時候一樣,當抬他的屍體放入棺中時,給人的感覺就像抬的是空衣服一樣。


主要成就

    醫術

    孫思邈不僅精於內科,而且擅長婦科、兒科、外科、五官科。是他首先主張治療婦女兒童疾病要單獨設科,並在他的著作中首先論述婦、兒醫學,聲明是“崇本之義”。在他的影響之下,後代醫學工作者普遍重視研究婦、兒科疾病的治療技術。此外,他對針灸術也頗有研究,著有《明堂針灸圖》,以針灸術作為藥物的輔助療法。他認為“良醫之道,必先診脈處方,次即針灸,內外相扶,病必當愈。”積極主張對疾病實行綜合治療。

    

    孫思邈很重視研究常見病和多發病。如山區人民由於食物中缺碘,易患甲狀腺腫大病(俗稱粗脖子年),他就長期觀察和探索病因和治療辦法。他認為這種病是由於山中的水質不潔淨引起的,所以就用海藻等海生植物和動物的甲狀腺來治療,具有較好的效果。他對腳氣病作了詳細的研究,首先提出用穀白皮煮粥常服可以預防。他所選擇的治療腳氣病的藥物含有豐富的維生素B1,效果很好。他在長期的實踐中,還總結出治療痢疾、絛蟲、夜盲等病症的特效藥方。他在太白山中居住時,親自采集藥材,研究藥物性能。他認為適時采藥極為重要,早則藥勢未成,晚則藥勢已竭。他憑自己的經驗,確定出233種藥物的適當采集時節。

    孫思邈非常重視預防疾病,講求預防為先的觀點。他提出“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”,強調“每日必須調氣、補瀉、按摩、導引為佳,勿以康健便為常然。”他提倡講求個人衛生,重視運動保健,提出了食療、藥療、養生、養性、保健相結合的防病治病主張。

    他在研究醫學的過程中,把硫磺、硝石、木炭混合製成粉,用來發火煉丹,這是中國現存文獻中最早的關於火藥的配方。他在所著《丹經內伏硫黃法》一文中,記述了伏火硫黃法的製作方法。

    他堅持辨證施治的方法,認為人若善攝生,當可免於病。隻要“良醫導之以藥石,救之以針劑”,“體形有可愈之疾,天地有可消之災”。他重視醫德,不分“貴賤貧富,長幼妍蚩,怨親善友,華夷愚智”,皆一視同仁。聲言“人命至重,有貴千金”。他極為重視婦幼保健,著《婦人方》三卷,《少小嬰孺方》二卷,置於《千金要方》之首。

    孫思邈還對良醫的診病方法做了總結:“膽欲大而心欲小,智欲圓而行欲方。“膽大”是要有如赳赳武夫般自信而有氣質;“心小”是要如同在薄冰上行走,在峭壁邊落足一樣時時小心謹慎;“智圓”是指遇事圓活機變,不得拘泥,須有製敵機先的能力;“行方”是指不貪名、不奪利,心中自有坦蕩天地。”

    孫思邈對古典醫學有深刻的研究,對民間驗方十分重視,一生致力於醫學臨床研究,對內、外、婦、兒、五官、針灸各科都很精通,有二十四項成果開創了中國醫藥學史上的先河,特別是論述醫德思想、倡導婦科、兒科、針灸穴位等都是先人未有。

    在臨床實踐中,孫思邈總結出了許多寶貴的經驗,如“阿是穴”和“以痛為腧”的取穴法,用動物的肝髒治療夜盲症,用羊的甲狀腺治療地方性甲狀腺腫,用牛乳、豆類、穀皮等防治腳氣病;對於孕婦,提出住處要清潔安靜,心情要保持舒暢,臨產時不要緊張;對於嬰兒,提出喂奶要定時定量,平時要多見風日,衣服不可穿得過多……這些主張,在今天看來,仍然有其一定的現實意義。

    醫書

    孫氏認為“人命至重,有貴千金,一方濟之,德逾於此”,故將他自己的兩部著作均冠以“千金”二宇,名《千金要方》和《千金翼方》。他汲取《黃帝內經》關於髒腑的學說,在《千金要方》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以髒腑寒熱虛實為中心的雜病分類辨治法;在整理和研究張仲景《傷寒論》後,將傷寒歸為十二論,傷寒禁忌十五條,為後世研究《傷寒雜病論》提供了可循的門徑,尤其對廣義傷寒增加了更具體的內容。他創立了從方、證、治三方麵研究《傷寒雜病論》的方法,開後世以方類證的先河。

    《千金要方》三十卷,全書合方、論五千三百首,集方廣泛,內容豐富,書中內容既有診法、證候等醫學理論,又有內、外、婦、兒等臨床各科;分二百三十二門,已接近現代臨床醫學的分類方法。既涉及解毒、急救、養生、食療,又涉及針灸、按摩、導引、吐納,可謂是對唐代以前中醫學發展的一次很好的總結。《千金要方》是中國唐代醫學發展中具有代表性的巨著,對後世醫學特別是方劑學的發展,有著明顯的影響和貢獻;並對日本、朝鮮醫學之發展也有積極的作用。   《千金要方》是中國最早的醫學百科全書,從基礎理論到臨床各科,理、法、方、藥齊備。一類是典籍資料,一類是民間單方驗方。廣泛吸收各方麵之長,雅俗共賞,緩急相宜,時至今日。很多內容仍起著指導作用,有極高的學術價值,確實是價值千金的中醫瑰寶。《千金要方》是對方劑學發展的巨大貢獻。書中收集了從張仲景時代直至孫思邈的臨床經驗,曆數百年的方劑成就,在閱讀仲景書方後,再讀《千金方》,真能大開眼界,拓寬思路,特別是源流各異的方劑用藥,顯示出孫思邈的博極醫源和精湛醫技。後人稱《千金方》為方書之祖。

    《千金翼方》三十卷,屬其晚年作品,係對《千金要方》的全麵補充。全書分一百八十九門,合方、論、法二千九百餘首,內容涉及本草、婦人、傷寒、小兒、養性、補益、中風、雜病、瘡癰、色脈以及針灸等各個方麵,尤以治療傷寒、中風、雜病和瘡癰最見療效。書中收載的800餘種藥物當中,有200餘種詳細介紹了有關藥物的采集和炮製等相關知識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書中將晉唐時期已經散失到民間的《傷寒論》條文收錄其中,單獨構成九、十兩卷,竟成為唐代僅有的《傷寒論》研究性著作,對於《傷寒論》條文的保存和流傳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。

    醫德

    孫思邈是古今醫德醫術堪稱一流的名家,他認為,醫生須以解除病人痛苦為唯一職責,其它則“無欲無求”,對病人一視同仁“皆如至尊”,“華夷愚智,普同一等”。他身體力行,一心赴救,不慕名利,用畢生精力實現了自己的道家醫德思想,是中國醫德思想的創始人。孫思邈的名著《千金方》中,也把“大醫精誠”的醫德規範放在了極其重要的位置上來專門立題,重點討論。而他本人,也是以德養性、以德養身、德藝雙馨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    孫思邈具有高尚的醫德,一切以治病救人為先。他關心人民的疾病痛苦,處處為患者著想,對前來求醫的人,不分高貴低賤、貧富老幼,親近疏遠,皆平等相待。他出外治病,不分晝夜,不避寒暑,不顧饑渴和疲勞,全力以赴。臨床時,精神集中,認真負責,不草率從事,不考慮個人得失,不嫌髒臭汙穢,專心救護。特別是他提倡醫生治病時,不能借機索要財物,應該無欲無求。他這種高尚的醫德,實為後世之楷模,千餘年來,一直受中國人民和醫學工作者所稱頌,被尊稱為“藥王”。

    孫思邈不用動物入藥。他說:“自古名賢治病,多用生命以濟危急,雖曰賤畜貴人,至於愛命人畜一也。損彼益己,物情同患,況於人呼!夫殺生求生,去生更遠。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為藥者,良由此也。”

    養生

    孫思邈崇尚養生,並身體力行,正由於他通曉養生之術,才能年過百歲而視聽不衰。他將儒家、道家以及外來古印度佛家的養生思想與中醫學的養生理論相結合,提出的許多切實可行的養生方法,時至今日,還在指導著人們的日常生活,如心態要保持平衡,不要一味追求名利;飲食應有所節製,不要過於暴飲暴食;氣血應注意流通,不要懶惰呆滯不動;生活要起居有常,不要違反自然規律等等。

人物評價

    孫思邈終身不仕,隱於山林。親自采製藥物,為人治病。他搜集民間驗方、秘方,總結臨床經驗及前代醫學理論,為醫學和藥物學作出重要貢獻。後世尊其為“藥王”。

    孫思邈一生勤奮好學,知識廣博,深通莊、老學說,知佛家經典,閱曆非常豐富,唐初著名文學家孟詵、盧照鄰等人對他皆以師尊之禮相待。

    《千金要方》及《千金翼方》影響極大,這兩部著作被譽為中國古代的醫學百科全書,起到了上承漢魏,下接宋元的曆史作用。兩書問世後,備受世人矚目,甚至飄洋過海,廣為流傳。日本在天寶、萬治、天明、嘉永及寬政年間,都曾經出版過《千金要方》,其影響可見一斑。

    《千金要方》在食療、養生、養老方麵做出了巨大貢獻。孫氏能壽逾百歲高齡,就是他在積極倡導這些方麵的理論與其自身實踐相結合的效果。孫思邈的輝煌成就,生前就受到了人們的崇敬。人稱“藥王”,“藥聖”,隋、唐兩代都很器重他,知名人士亦多對他以禮事之。他去世後,人們在其故居的鑒山畔,虞誠奉祀。喬世寧序中雲:“鑒山香火,於關中為盛,雖華嶽吳鎮弗逮焉。”孫思邈在日本也享有盛譽,尤其是日本名醫丹波康賴和小島尚質等對他十分崇拜。

    宋徽宗敕封孫思邈為“妙應真人”,明清時期被尊稱為“藥王”。